他的国。

口是心非(横南/乐南/措南)

我决定叫[一起打折]一时心血来潮,不知道能不能写完,没看完剧,私设很多,请见谅。
向南→←向横(不自知)   米乐→向南     吴措→向南        这章只有横南,下章米乐专场。
01
        中考完后的这个暑假,是向横最难熬的暑假,因为他有大把的时间不得不跟这个冷冰冰的弟弟共处一室。

        其实,向横不讨厌向南,相反,他对这个弟弟喜欢得不行,只是不知何时起,兄弟俩的关系便变得疏离又冷淡。好像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对向南的口,只能得到冷冰冰的回应。他不擅长面对尴尬,只好逃避,闷了去就找林家兄弟开黑,打球,兄弟间的交流更少了。

        向横厌倦了向南的冷淡,他宁愿花很多的时间去回忆童年的时期的向南,他曾经多么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啊,粉粉嫩嫩的,白面馒头似的。去哪都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袖不肯放开,仿佛自己是他世界的唯一。

         这天吃饭时,饭桌上难得打破了平静,向横首先开口“南南,想好选哪所高中了吗,以你的成绩一中都绰绰有余吧。”

        向南眼都没抬,“我觉得十八中挺好的,还有,不要叫我南南。”

       向横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这点向南跟他纠正过好几次了,但他总改不掉幼年的旧习。
       “我还以为你会想离我的学校远点”向横心知肚明,自家优等生弟弟最讨厌的就是自己在学校拉帮结派打架斗殴的这档子事,想远离也是正常的。

        向南的睫毛颤了颤,“只是离家近而已。”他说这话时,放低了声音。

        向横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说“那好,要是十八中有人敢欺负你,就报我的名号,你哥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向南露出一丝冷笑,“我哪次被欺负不是因为你。”

      向南小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确实,因为自己在外张扬,有些人不敢找他算账就跑去欺负向南。回想起小小的向南擦着嘴角的伤,冷漠地对他说“向横,我讨厌你。”向横感到胸口一阵绞痛。
        他低下了头“那至少,开学报道我送你去。”

      向南放下碗筷“随你便。”说完便回了房间,留下孤寡老人向横一人。

       回到房间,向南一头栽进枕头里,有些懊恼,他好像又把气氛搞僵了。他像一只刺猬,一被戳到柔软的心事就把自己裹起来,用锋利的刺面对想要亲近他的人。

       向横不知道,向南讨厌他不是因为自己被欺负,而是讨厌他永远张扬,永远阳光,永远自顾自地走,永远不回头看身后的自己。

      向横只记得弟弟小时候多粘着自己,却不记得自己对弟弟依赖的厌烦。

       向南年纪小,缠着向横玩过家家,向横总是不耐烦,抛下他自己和林家兄弟去踢球。被母亲骂过几次后,只好领着向南一起去,每当这个时候,总免不了被同龄的孩子调侃几句“又带个拖油瓶来”“小霸王现在专职看孩子了哈哈哈”。小小的向南只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哥哥挥洒汗水,与朋友勾肩搭背,心里很是羡慕。

       一次向南看累睡着了,向横忘了他的存在回家后才发现弟弟不见了,其母着急地到处找才把他找回来。当晚,即使向南一直在一旁自责“哥哥没有错,都是南南不好”,向横还是遭到了严厉的批评。
       向横不服地跪在地上,嘴里嘟囔着“都让他别跟了,他自己要跟,真烦。”
        向横大大咧咧没当回事,却不知道敏感的弟弟将这句话听进了心里。自后,向南就很少缠着哥哥了,再长大点,一个好文一个好武。兄弟俩渐行渐远。
       向南是讨厌向横的,同时又渴望亲近向横;向横是喜欢向南的,同时又害怕亲近向南。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