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庭真】你好,我是风天逸的跟班(番外)

白庭君毕业后在本市读了大学,没事就跑去星辰学院看看羽还真。因为这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度把他评为星辰学院最爱校的一届学生会会长,不仅如此还特别关爱学弟。

等羽还真也上了大学,两人没有住校,理所当然地同居起来。雪飞霜刚开始强烈反对,生怕自己弟弟被“欺负”了,但看着白庭君正直的眼神和弟弟的一脸期许,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弟大留不住啊。”

然而,白庭君也是个薄脸皮的人,羽还真这些年虽然个子拔高不少,但肉肉的脸和清澈的眸子让他还是十五岁的少年模样,白庭君觉得对这样的羽还真下手,简直是在犯罪!他只要每天回家一个深吻便可满足,至于羽还真更是没有这种心思,所以直到羽还真20岁,两人也没上本垒。

一直到后来羽还真才知道他那么在意年龄,有时情事时起了坏心眼便长手长脚地攀在他身上,头搁在白庭君肩头,软软糯糯在他耳边喊他庭君哥哥。每次听到这个词,白庭君就…就异常兴奋……

这一天,白庭君开完会,开车去接羽还真。此时,白庭君已经毕业接手了母亲的公司,羽还真还在读大四,之后准备读研。

白庭君已经在学校门口等了半个小时了,但他习惯了,羽还真一般在科研上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在实验室呆上很久,他一向是很有耐心的。

白庭君靠在车上发呆,终于看到远处小跑而来的羽还真。白庭君远远地看着那个笨拙的身影,心里暗暗想“是不是有点胖了。”

羽还真气喘吁吁地坐上副驾驶,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啦,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没事儿”白庭君笑着把来的路上买的草莓小蛋糕递给他“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羽还真的眼睛立刻笑成月牙,高兴地吃起来。白庭君摇摇头,哎,胖就胖吧。

吃完蛋糕,羽还真皱着小脸抱怨道;“最近有个一个很重要的论文要写,看来又得忙两天了。”

“重要的论文?”

 

白庭君想到了他们的第一次。

那时羽还真也是再赶一篇重要的论文,专注地不吃不喝,连觉都不睡,好几天没有理白庭君。白庭君知道他执著起来十头牛都拉不过,但在他第N次哄他睡觉惨遭无视时,白庭君怒了。

一把把他抱到床上,办了他!

第二天白庭君一睁开眼看到天花板就懵了,悔恨地想自杀。他幻想中的第一次明明是无比温柔缠绵的,发誓一定给羽还真一个美好回忆。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他心疼地看着沉睡的羽还真,给他请了一天的假,想着等他醒了怎么哄他。

羽还真醒后果然把自己裹在被子,气得像个包子,一天不肯跟他说话。当然最后在白庭君的甜食攻势下还是原谅了他,还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下。

 

羽还真看着他傻笑着不说话,脸上还有可疑的红晕,一下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不争气地也红了脸。懊恼地拿脚踢他“你在想什么呢,不准想!好好开车。”白庭君笑着打哈哈“我哪想啊。”

白庭君突然正色道“还真,你真的准备好了吗?”羽还真看他严肃,眼色也坚定起来“嗯,准备好了。”他们准备去见白雪,白庭君从小受到母亲的严厉教育,心中是有些敬畏这位严厉干练的女性的。

白庭君的声音温柔下来,“不要太担心,母亲虽然严厉。但这是我的终身大事,他不会太为难的。”话虽这么说,但他心里也没底,如果白雪真的不同意,他也是不会跟羽还真分开的。

 

到了白家,两人对视一眼,白庭君帮羽还真把嘴角的奶油摸干净,牵着他的手走了进去。羽还真来过这几次,但白雪事务繁忙,几乎很少在家里,所以一直没碰到面。

两人站在白雪房间门口,扣了扣门。里面传来威严的声音“进来吧。”白雪的房间很简明,还有很多书,更像一个办公室。

羽还真有些紧张地向她打了招呼,白雪瞄了一眼这个拘束的年轻人,招呼他坐下了。

羽还真拿出包里的一个小盒子,双手递给她“这,这是我自己做的小礼物。送给您。”白雪打开盒子,是一个精巧的颈饰,桃李花和齿轮巧妙地结合,美轮美奂。愣了一下“这是你设计的?”羽还真摇了摇头“我是按机枢大师的遗留下来的设计图做的,这是他留下的唯一关于首饰的设计图纸,我第一眼看到就觉得应该很适合您。”

白雪陷入了长长的沉默。白庭君皱起了眉头,刚想说点什么调节气氛。白雪便开口“庭君,从小到大我事事都约束着你,这次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感情这种事要好好把握,错过了,就再也挽回不了了。”说着又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他们“我有些累了,你们先回去吧。”

他们离开后,白雪独自一人迎着月光又忆起了从前。

 

白庭君和羽还真一脸懵逼地站在白家门口,羽还真傻傻地问“就这样?”

白庭君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可能你太讨人喜欢了吧。”白庭君很少说这种俏皮话,一下把羽还真逗笑了。

他抬起头,笑着地看着白庭君“那,我们现在去干嘛。”

白庭君低头看到他亮亮的眼睛,忍不住笑意,一把将他抱起“当然是去过二人世界!”

完结撒花!!(其实也不是很甜)


垃圾gif动不了

评论(2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