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庭真】【逸真】你好,我是风天逸的跟班(6)

风天逸和易茯苓交往了,白庭君终于被NRT了。

这个爆炸性的八卦迅速传遍星辰学院。

八卦当事人白庭君倒是意外地淡定。他和易茯苓从小一起长大,她有什么小秘密总是瞒不住他的。从苓儿每次见到风天逸时躲闪的眼神和口中提起那人名字的频繁,白庭君就知道,苓儿对他并非无意。

所以当易茯苓恼羞地找他抱怨自己上了风天逸的当,打赌输了不得不当他女朋友时,白庭君耐心地开导了她“苓儿,不要骗自己了。你看他的眼神分明是喜欢他的,好好把握吧。你能幸福我很高兴,但要是风天逸辜负了你,我是不会饶过他的。”

白庭君看着青梅竹马失魂落魄离去的背影,心中也有些复杂。他曾经以为自己是喜欢苓儿的,但他并没有感到悲伤失落反倒有一丝欣慰。或许自己对她只是妹妹般怜爱吧。

羽还真几次课间跑去找风天逸,他都不在教室。同班的同学告诉他,风天逸是去找易茯苓了。他这才知道这个这个消息,开始担心苓姐姐的安危。(???)

羽还真又去找白庭君,白庭君昨晚没休息好,脸上还挂着黑眼圈。羽还真看他一副憔悴的模样,这才想起大家说庭君哥哥一直喜欢苓姐姐,于是脑补他伤心欲绝喝闷酒的样子(电视上都怎么演)。

于是不禁露出担忧的目光“庭君哥哥,你不要太伤心。我相信苓姐姐心里还是有你的。”

白庭君一头雾水,反应到他在说什么,连忙摆手“你别误会,我和苓儿只是兄妹,虽然幼时也想过娶她为妻,但只是不成熟的想法。”

说完白庭君有些发愣,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着急地辩解。他向来是不在意别人的误解的。

羽还真只是乖乖地点点头“希望少爷能真心待苓姐姐吧。”

 

 

风天逸现在忙着谈恋爱,自然没时间理羽还真。羽还真和白庭君的关系便更加亲近了,经常在校园里看到他们一高一矮并肩交谈的身影。学生们不禁感叹,时局变化得太快,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白庭君把羽还真拉进了学生会做自己的助理,因为他发现羽还真除了自己外好像没什么朋友,和自己班同学关系也不亲近。

羽还真呆呆乖乖的,很快就受到学生会其他成员的喜爱,甚至成了团宠般的人物,大家没事都爱逗逗他。

羽还真还在白庭君的鼓励下参加了航模比赛,幸运地得了第一。他站在舞台上拿着奖状激动地笑着,学生会的同学们热情地拥上去抱他,祝贺他。

羽还真有些恍惚,他觉得一切都像梦的一样,他曾经觉得自己就是风天逸的尾巴,没了风天逸什么都不是。但缺少了风天逸后,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精彩得不想自己该有的生活。

他看着身边的一张张笑脸,却没看见白庭君。他的心砰砰砰跳起来,他忽然很想见白庭君,这个牵着他手把他带进这样生活的人,他一定会笑着夸自己的。

他焦急地四处张望,他很想见白庭君。

 

白庭君处理完学生会的一些事务,急急忙忙赶到比赛现场,他有些自责地想“现在比赛估计都已经结束了吧。”

他在人群中寻找羽还真的身影,就看到对方也四处张望着,在看到他时委屈的小脸绽出笑来,含泪的眼睛亮了亮,毫无预兆地向自己奔来,抱了个满怀。

白庭君被抱得有些发愣,他感觉自己怀里是个小太阳,滚烫滚烫的。

他不知道如何反应,犹豫了一下,也抱住了羽还真。

干燥温暖的大手揉着羽还真的发丝,羽还真觉得刚刚砰砰跳的心脏跳动得更厉害了。

 

 

“羽还真!你当真要走?”风天逸看着正在收拾衣物的羽还真,双手紧握。

羽还真看见风天逸吓了一跳,低头沈默了一会儿。

抬起头,与风天逸平视,眼里不再是怯懦“谢谢少爷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

雪飞霜回来了,把自己弟弟接回去本是理所当然。风天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又不是不能再见面了。但他总觉得有什么散了,就再也抓不回来了。

他想伸手拉过羽还真,羽还真却鼓起勇气似的先他一步抱住了他。“谢谢你,风天逸。”

这个拥抱很轻,真的如友人离别时的拥抱。但他知道,他们从不是友人。

风天逸?他回想起来这好像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风天逸刚想抬起手,怀里的人已经远离,仅剩一点温存。

罢了,留不住就不要留。他风天逸向来不求人。于是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就当我白养一条狗。”

羽还真了解风天逸,他没有真的生自己气,无奈地笑了笑。

风天逸没有不甘心,是他自己输了。输在太过自以为是,羽还真在风家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唯一的依靠只有风天逸,所以他把羽还真禁锢在自己身边,重不考虑自己对他抱有怎样的感情,重不顾虑他的感受,却依然觉自己是羽还真唯一的选择,羽还真离不开他。他没有想到的事,出现了一个雪飞霜,剥夺了羽还真留在他身边的权利;又来了白庭君,顶替了他在羽还真心中的位置。

现在他才明白,财富和荣誉可能是理所当然属于他的。但羽还真不是

(在这里说一下,风天逸和易茯苓交往有一部分是带着报复心态想刺激白庭君,但也是确实喜欢易茯苓的。至于对羽还真,感情很复杂,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不想羽还真离开他。哼,谁让你不给真真饭吃,就虐你!)

 

 

 

日光和煦,春风微暖。樱花散了满地,把附近都染成粉色。羽还真和白庭君在樱树下的一张石桌上看书。羽还真突然拿笔一敲脑袋,恍然大悟的样子。吼吼吼地露出傻笑。

一旁的人心思早就不在书上,好奇地问他什么事这么开心。

羽还真拿着书凑上来“这里有个地方我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搞懂,今天和庭君哥哥在一起,一下就想明白了。”

白庭君看着与自己贴近的羽还真一副兴奋是样子,花瓣落了些在他头顶,很可爱。

“还真,以后能不叫我庭君哥哥吗。”

“唉?为什么啊。”羽还真有些紧张。下一秒,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带着温热的气息向他倾来。

四片唇瓣轻轻地贴在了一起,温温的,软软的。

白庭君心想“和我想的一样软。”

羽还真心想“……”他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

白庭君忍不住伸出舌头温柔地舔舐羽还真柔软的唇瓣,又轻轻去咬他们。

“砰砰砰”羽还真又听到了,比上次的还要激烈。

嘴唇上的温热终于恋恋不舍离开,羽还真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和樱花是一个颜色了。

白庭君看着愣愣的羽还真,轻轻说“你叫我庭君吧。”

“庭……君?”

白庭君看他傻傻的样子,笑了。舔舔唇又贴了上去。

羽还真手足无措,怕被人看到,羞得不行,摸起桌上的书遮住了两人亲吻的脸。

樱花轻柔地落在两人肩头

end

没错,END了,不过还有一个甜甜的小番外

哦,为什么不让叫庭真哥哥呢,因为想让真真把依恋和喜欢区分开来。叫庭君哥哥总让我想起苓姐姐的那种感觉

评论(38)

热度(137)

  1. 小青龙他的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