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庭真】【逸真】你好,我是风天逸的跟班(5)

我有罪,我有罪。本来今天剧里那么虐,想给大家发点糖的,没想到写得这么慢……前几天看了怦然心动,觉得很萌,就用了篮子男孩的梗,有BUG请见谅

星辰学院每四年都会举行一场“篮子男孩”拍卖活动,既是做慈善也是调节紧张的期末考试氛围。每当这时候,自然是女孩们疯狂的日子。

风天逸皱眉扯着领带,不爽地牢骚到“校方简直是神经病,想要捐款找股东要就是了。”他穿着深蓝的休闲西装,显得他高挑修长。一旁的羽还真穿着黑白搭配的衬衫和马甲短裤,乖乖巧巧的,很讨人喜欢。“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

风天逸和羽还真外貌出挑自然都被选作了“篮子男孩”,倒是白庭君,身为学生会会长负责组织这场活动,自然不能作为拍卖品。

白庭君进入后场拿点东西,看到准备上台的羽还真(和风天逸),笑着朝他打了招呼,羽还真也露出小白牙不吝啬地朝他微笑。白庭君轻轻打量了他的穿着“别紧张,很可爱。呆会儿加油吧。”“嗯嗯,活动快开始了,你去忙吧。”

风天逸少见地没有开口调侃羽还真,他沉默了。因为羽还真看起来很期待,一点也看不出紧张。但他紧张时会不自觉地抿嘴,这是羽还真在他身边多年自己才发现的习惯,白庭君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自上次那件事后。羽还真和白庭君关系越来越好,两人遇见会微笑着聊两句,羽还真有时还会主动跑去找白庭君,美其名曰借书。

有一次上课他在窗口看到正在上体育课的羽还真跳高时摔了一脚血,被正好也上体育课的白庭君背到保健室。两人合二为一的亲密背影安稳坚定地渐行渐远,当真刺痛了他的眼睛,更让人气愤的是,羽还真回家后竟然没有一点要把脚受伤的事告诉他的意思。

风天逸很不爽,但他不在意,因为他知道不管怎样羽还真都是他的,自己的宠物有个玩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一手找来向从灵,问他“我吩咐的事做得怎么样?”“放心吧少爷,消息已经放出去了,大家一律不准拍羽还真”

风天逸满意地笑笑,径自地走上舞台,忙于整理自己的羽还真赶紧提着小篮子屁颠屁颠地跟上。

身后的向小哥心里碎碎念“就算不说,大家也不敢拍你的人啊。”

 

 

风天逸是第二个被拍的,他双手插袋不羁地笑着,惹得台下一片尖叫,纷纷拍出高价。风天逸享受着女粉丝的热情,当然最让他享受的事羽还真崇拜的小眼神。

台下的易茯苓愤愤地呸了一声“这个人渣居然这么受欢迎!跟个小白脸似的被拍卖,有什么好自豪。”白庭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易茯苓突然眼睛一转,心想自己拍了他就是他的雇主,他理应听自己的。“庭君哥哥,风天逸那么嚣张,我要挫挫他的锐气!”狡黠一笑,也参与了出价,却没看到青梅竹马略带苦涩的笑。

风天逸最终是被易茯苓拍到的,风天逸有点惊讶“怎么,这么着急地投怀送抱?”说着拉着张牙舞爪反抗的易茯苓走出大厅。

白庭君还在现场维持秩序,眼睛却忍不住,目不转睛地盯着带着腼腆微笑的羽还真,观察他的小动作。

他这个举动已经持续好几天了,有时在放学的人潮里看着他喘气小跑跟在风天逸身后;有时在给年级做操打分时看着他笨拙认真的动作;有时在图书馆看见他睡着在桌上也忍不住坐在他旁边偷看他的睡颜。越是观察就越是发现这个男孩的晶莹剔透,一举一动都鲜活可爱。

台上的羽还真发现白庭君在看他,(自以为)偷偷摸摸地朝他挥手,像只小仓鼠。白庭君有种心思被人发现的窘迫,撇开眼不敢看他。

经历了三四轮的拍卖,终于轮到羽还真了。“高一(3)的班羽还真,爱好是制作模型,看起来是个腼腆的男孩呢,有人愿意和他共度午餐吗”主持人热情地解说着。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地露出好看的微笑。

台下一片寂静。主持人尴尬地重复了一遍,仍然没人出价。白庭君有点奇怪,羽还真长相清秀,应该很受高年级学姐欢迎才对,而现场却依旧沉默。白庭君有些担心地皱起眉头。

羽还真不笑了,双手紧攥着竹篮,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感觉委屈极了。

“咳咳。”白庭君举起了手里的牌子。

羽还真那双失落的眼睛立刻抬头亮晶晶地看着他,对他露出感激的微笑。

众人一片哗然,虽然没有规定男生不能拍,但男生拍男生还是第一次发生。又想到白庭君和风天逸是死对头,估计是故意和他对着干,又没什么好奇怪了。

白庭君其实只是不忍看羽还真像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快要落泪的样子。(虽然很可爱)

 

 

学校的草地上,配对好的男女一般在这进行野餐。易茯苓狼吞虎咽地吃着蛋卷,惊讶地说“风天逸,这些该不会是你做的吧。”风天逸赏了他一个大白眼“怎么可能。”想起羽还真一大早起来穿着小围裙准备食物的样子,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突然,他的笑凝固了。他看到对面两个熟悉的身影。

羽还真兴奋地把准备的食物一一摆开,叽叽喳喳地介绍它们的种类。白庭君微笑着点头,时不时夸奖两句。

羽还真很喜欢和白庭君相处。对方总在小细节上照顾他,让人觉得被呵护着。他少有朋友,更重来没有被人这样呵护过。

更重要的是,他喜欢和白庭君在一起时的自己,不用小心翼翼,不用刻意地迎合别人,不用怕被讨厌。

和他相处,真的很温暖。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偷偷看了看白庭君。对方低头尝了口糕点,对他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羽还真正发愣,突然有只温热的手抚上头顶,帮他顺了顺头发。

白庭君看着那根呆毛好久,它随着主人的脑袋一抖一抖的。他想把它顺到羽还真脑后,和那些乖顺的头发团聚,但又怕这个举动太过亲密,迟迟没有动手。

但当他刚吃完一块香甜的糕点看向羽还真时,却发现对方也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口中的甘甜在舌尖上蔓延,终于忍不住伸出了手。

在风天逸的视角看来,这个动作像极了爱抚。风天逸万万没想到他费尽心思还是漏掉这个该死的白庭君。嘴里咒骂着白庭君和吃里扒外的羽还真。

他看向对面易茯苓,挑挑眉“易茯苓,我们要不要打个赌。谁输了,谁答应对方一件事”

大家好快啊!!评论评论求评论!

评论(36)

热度(114)

  1. 小青龙他的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