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庭真】【逸真】你好,我是风天逸的跟班(4)

论墙头的日常

构思这篇文的时候     逸真逸真

写完前三章               庭真庭真,赶快改大纲

写完这章的时候          尼玛好纠结!!

这难道就是大三角的魅力?但是结局已经想好了,所以最后还是庭真。喜欢逸真的小伙伴实在对不起了(ㄒoㄒ)/~~但这章是逸真专场,毕竟因为设定他俩的羁绊还是很深的,不过放心,我会把它掰成庭真的!!

晚上十点二十分,羽还真已经绞着手指在风天逸房间门前来回踱了5分钟了,迟迟不敢踏进门半步。

房间里的风天逸一只手撑在床上躺着看书,早就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终于不耐烦地说道“进来。”

门外的羽还真听到这不怒而威的声音吓了一下,最终犹豫地推开门,从门缝里露出一个小脑袋来。风天逸看他一副小仓鼠的样子,忍住笑意朝他招招手“过来,跪下。”

羽还真老老实实地走过去跪在他他面前,低着头,一副知错悔改的样子。“昨晚,过得怎么样啊?”羽还真连忙把头摇成拨浪鼓。“他让你睡哪?”风天逸继续不急不慢地发话。

“他房间。”羽还真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回答哪里出错。风天逸头上暴起一根青筋,把目光从书上移到羽还真身上“睡他床上不成!?”

“不不不,他床上,我地上。”

“很好。”风天逸扯出一丝微笑,“今晚你睡我床上。”

“哈?”羽还真有点懵逼。

 

 

高贵的风天逸大少爷其实也曾与羽还真同床而眠过,在羽还真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

雪飞霜出国读书前曾拜托风天逸多照顾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所以在风天逸第N次来雪家看见身上伤痕累累做着家务的羽还真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雪叔叔,我看你家的羽还真听话乖巧,不如我带回家做伴读吧。”雪家本来就想讨好风天逸,那个令他们厌弃的私生子本来也没什么作用,自然就允了。

风天逸走到正在跪着擦地板的羽还真面前“羽还真,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把羽还真带回来的第一天,风天逸对这个一直低着头木讷的小鬼没怎么上心,就让佣人领他去客房了。

直到风天逸晚上起来上厕所,路过他房间时听到嘤嘤的抽泣声。风天逸一把把门推开,看到床上本来一抽一抽的肉团瞬间僵住了,一动不敢动。

“我听到了,你在这哭哭唧唧干什么。”床上的肉团一听,抖得更厉害了。

风天逸向前掀起了被子,就看到一张挂满泪水的小脸,羽还真紧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风天逸有些愣,他并不知道羽还真为什么哭,自己把他从暴戾的雪莱手上解脱出来,应该高兴才对吧。

风天逸看着他哭得撕心裂肺,心里烦躁得很。

爬上床躺在他身边,伸出手在他背上安慰地轻拍。手掌下瘦弱的脊背还是不停地颤抖。

风天逸皱起眉“我讨厌别人哭!”父亲从小就不允许他随便哭泣,所以看到羽还真这样肆无忌惮地放肆自己的情绪,很是不高兴。

果然他这样一说,怀里的人安静下来,渐渐在他有节奏地拍打下进入了睡眠,嘴里还喃喃到“妈妈。”

风天逸气得快吐血,忍住去掐羽还真的冲动,心想“TM谁是你妈,小鬼就是麻烦。”

那个晚上风天逸没睡好,却是羽还真自姐姐走后睡得最安稳的一觉。

 

 

现在,羽还真同样躺在风天逸怀里,但他心中却不想幼时般安稳。风天逸牢牢地圈住他,让他无法动弹,他看着风天逸近在咫尺的睡颜,心中五味杂陈。

自从风天逸高傲地俯视他对他说出“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他就把风天逸放在一个遥不可及的高位,之后全力地讨好他,追随他也不过换来他暧昧的笑和戏谑,他知道他们间的鸿沟是自己永远都无法跨过的……

这样想着,风天逸在他腰间的手又紧了些,像要把他禁锢住一样。

羽还真笑了,某种意义上他确实禁锢着自己,只要他向外界跨出一步就会惹他怒火中烧。但他真的不清楚,风天逸这种莫名其妙的的占有欲是真的在乎他还是只是对自己的所有物宣誓主权。

算了,何必想那么多呢。不如早点睡,明天把庭君哥哥给他的书快些看完更实在些。

羽还真肯定没想到,困扰他的这个问题是个连风天逸自己也回答不了的难题。但风天逸不用去想,他只需要知道羽还真是属于他的。就像玩不完的玩具,就像与生俱来的尊贵身份,就像别人的夸奖,不用争,不用抢理所当然就是他的。从他把他带回来的第一天起就是他的。

 

至少,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评论!评论!求评论。我有预感这章会出现很多墙头23333

评论(2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