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国。

【庭真】【逸真】你好,我是风天逸的跟班(3)

天地难容真好看,激动地爆字数了(ง •̀_•́)ง 

羽还真刚从浴室出来,短发湿淋淋的,一双蓝眼睛也水濛濛的,玻璃珠似得清澈。他穿的是白庭君的衣服,白庭君本来就是个近一米九的大高个,羽还真刚刚发育,穿着他的衣服简直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白庭君见状径自走过去,替他挽了挽袖子,露出一小截白嫩的小臂,又扭过头装模作样地咳两声,把他露出半个肩膀的领子提了提。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没准备,只能让你穿我的衣服了,不大合身。”

羽还真笑着摇摇头,眼睛突然被什么吸引了,迸发出激动的光芒。冲到书桌前震惊地抽出一本书“天啊,这不会是机枢前辈的著作吧。不是早就绝版了吗?啊啊啊啊!这本也是,我在书上见过这本书!”羽还真简直要化身为迷弟,用星星眼崇拜白庭君了“庭君哥哥,你太厉害了,都是从哪弄的这些书啊!”

白庭君见他那么喜欢,语气中也带了没恶意的小得意“这些都是我妈收藏的,她房间还有好多呢。”但羽还真已经听不到他讲话,一头钻进了书里,一直到白庭君逼他睡觉才恋恋不舍地放下了书。

白庭君让佣人在他房间打了个地铺,其实空余的客房还有很多,但白庭君在电视上看到亲密的朋友都是这样一上一下,晚上一起聊聊天,很是温馨。他朋友不多,苓儿又是个女生,所以一向羡慕这样的相处方式。

于是白庭君就聊起了从小自己的母亲是多么严厉,和苓儿是多么的青梅竹马。羽还真开始也讲在风家和风天逸相处的事迹,可怎么讲白庭君都觉得他受尽风天逸欺辱,于是只好闭嘴倾听,每当白庭君讲到和易茯苓的童年趣事时发出“咯咯咯”的憨笑,白庭君心里就莫名的安心。

他正讲到因为贪玩被母亲罚抄一百遍的家规就听到床下细细的呼吸声,翻身去看,羽还真果然睡着了,歪歪扭扭地躺着,被子被他踢到了一边。

白庭君叹了口气,下床拾起被子想给他盖上,谁想一脚踩到手里的被子,重心不稳朝羽还真摔了下去。他连忙两手撑地才险险地没压上去,于是乎羽还真的脸离他的脸已经不到5厘米了,湿热的气息带着香甜呼在他脸上,他只觉得脑门要爆炸了。看着对方穿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大片白皙玲珑的锁骨,白庭君鬼使神差地伏在他颈间嗅了嗅了,果然和自己身上的味道一样(因为沐浴露)还带着一股奶气。

意思到自己在做什么的白庭君吓了一大跳,觉得自己像个夜袭的变态,连忙准备起身。不料,羽还真一个转头,软软湿湿的嘴唇刚好就贴在了白庭君的脸上。“啊啊啊啊啊啊”白庭君真的爆炸了,大叫一声,飞一般地从羽还真身上爬起来。

羽还真被惊醒,慌张地问“庭君哥哥怎么了!”白庭君捂着脸坐在地上,脸红到了脖子根,根本说不出话。立马回到被窝,转过身不敢看羽还真。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事儿,我就看你脸上,有,有只蚊子,替你赶跑了。”

羽还真迷糊地揉揉眼睛,奇怪在这么暗的壁灯下白庭君也能看到蚊子。又翻身睡下了,心想这个白庭君人挺好的,就是有点怪怪的。

白庭君深呼吸着平复自己,不断安慰自己这只是个意外,脸上的潮红才渐渐褪去。

 

第二天早上,白家的餐桌上。白庭君看着羽还真刚喝完豆浆水盈盈的嘴唇,又想起了昨晚的意外,不好意思地别过脸,一个劲地让他多吃点。

两人一起去学校难免招人怀疑,于是羽还真让白庭君把自己送到后门再自己绕到前面下车。安全地进了教室,羽还真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没想到刚坐到自己位置上就看到风天逸带着两个跟班风风火火地冲进了教室。

风天逸火气很大,一脚踹翻了他前排的课桌。脚踩在椅子上,俯下身危险地眯上眼,一字一字地质问“你昨晚跑哪去了?”羽还真慌张得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我手机没电了,又没钱,就在保健室呆了一宿。”“撒谎,我找了你一晚上。你不在学校。”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羽还真没话说了,两只眼睛小鹿般地惊慌,立刻积满了水汽。风天逸看他这样难免有些心软。

这时,白庭君拿着两本书欢快地跑了进来。“还真!昨天看你喜欢这书,说好了借你……”白庭君看到风天逸顿了顿,莫名觉得做贼心虚。

风天逸缓缓转过头去看他,有点不可置信。羽还真连忙摆手说“昨天我晕倒了,庭君哥哥把我救回去了。”“庭君哥哥?”风天逸挑了挑眉,踢到了椅子,走上前与白庭君对视。

“什么时候你也敢动我的东西?”风天逸压着怒火。“羽还真不是东西,我只是觉得他是个好孩子,想和他交朋友。”白庭君有点面无表情,随即又朝羽还真露出温和的笑“书我就放这了,看完在向我换吧。”说完离开了教室。

风天逸低头看着羽还真,羽还真连忙把桌上的两本宝贝抱在怀里,生怕风天逸没收。风天逸一把抓住羽还真肉肉的下巴,恶狠狠地说“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别忘了你是谁的狗!”说完也怒气冲天地走了。跟在风天逸声后的向从灵走前摇摇头说“你知道昨天少爷多担心你吗?你居然和他的死对头厮混。”

羽还真愣愣地坐在自己位置上,同学们八卦地窃窃私语着。他觉得自己完蛋了。

 

 

羽还真今天一整天课间也没敢去找风天逸,直到晚上回家两人并排坐在后车位,他也提心吊胆的,一句话不敢说。

回到了风家,风天逸把书包丢给羽还真。对提着书包傻站在客厅的羽还真轻飘飘地说了句“晚上来我房间,好 孩 子。”

放心,我并不会开车 : ) 请各位小天使不要大意地评论,每一条评论我都超开心。爱你们,比心

评论(26)

热度(110)